Nieman Foundation at Harvard
HOME
          
LATEST STORY
In the arena: Ken Doctor is moving from “media analyst” to “media CEO” with Lookout, his plan for quality local news
ABOUT                    SUBSCRIBE
March 14, 2017, 10:22 a.m.
Mobile & Apps

播客增长劲头仍在, 内容与渠道之争是重要拐点

难道认知度提高,播客就能突破目前的“平台期“了吗?

編者按: Hot Pod 是由资深媒体人 Nick Quah 创立并撰写的每周播客行业简报 。Hot Pod 原文链接: 第 111 期

The Infinite Dial 是一份针对消费者数字媒介、尤其是音频媒介的使用情况研究报告,自 1998 年来持续以听众数据为依托进行独立研究。最新发布的 Infinite Dial 2017 显示,播 客听众的数量呈持续增长态势。然而,不少播客界人士对此并不满意,认为介于外部市场环 境,播客听众的增速应该远高于这个数字。

(1) 增速缓慢暴露行业短板

报告显示,2017 年全美播客的月活跃听众占到其覆盖听众的 24% (6700 万), 比去年同 期的 21% (5700 万)增长 14%。还有一个更亮眼的数字:过去两年间,全美播客的月活 跃收听人数增长了40%。

然而,今年来的增速趋缓似乎与前阵子备受吹捧的“播客元年”概念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在 我看来,质疑情有可原,却也不宜操之过急:

— (a) 首先,播客背后的基础技术这么多年来就没有过突破性的飞跃; (b) 其次,针对播客的大笔投资 案例较为少见,资本对音频内容似乎不太感冒; (c) 第三, 整个播客行业的格局还十分混乱; 关于这一点, Edison Research 公司的战略和营销副总裁 Tom Webster 最近也表示:“这 么些年,播客业仍然没能形成一个组织良好的生态,甚至连‘播客’一词的定义都非常模糊, ‘播客如何做营销’、‘对大众的意义何在’等一系列问题也悬而未决。”

虽然用户基数仍在增长,但不容忽视的是,这些年来用户对这个领域的认知近乎停滞。从 2010 年到 2013 年,美国民众中,对“播客”有概念的群体比例一直在 45%-46%徘徊。 播客行业接下来何去何从,或许离不开以下几个探讨:

(2) 内容与渠道之争

难道认知度提高,播客就能突破目前的“平台期”了吗?显然并没有这么简单。

Eric Nuzum,亚马逊旗下有声读物平台 Audible 的原创内容高级副总裁,在报告发布后是 如此点评的:

“播客行业里有一个问题似乎被很多人忽视了,在我看来却蕴藏着巨大的潜 力,那就是“听过”和“常听”受众之间的断层 — 40%的美国人用过播客,固定的活跃听众却只占其中的一半多,这说明播客仍然存在不小的增长 潜力。当人们只是偶尔使用而没有形成习惯时,原因或许是内容本身不够吸 引人、种类不够多元。然而,这样的解释对于拥有 35 万个播客频道的美国 来说,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很多听众没有对播客形成依赖的事实只能证明: 要么内容不够好,要么就是听众没法找到自己喜欢的好内容。由此看来,播 客的发展空间还很大,但增长乏力不能怪在‘认知不够’身上。”

在 Eric Nuzum 提到的两个潜在原因—内容和渠道之间,多数人选择把注意力放在后者 身上。似乎,“能被大量用户发现”才是核心要务,Spotify 和 Google Play Music 的流量 入口、RadioPublic 等 App 的争夺战、各种独立播客的大量涌现都是佐证。

即便可能要站到大多数人的对立面,我仍然得说,自己从来没有觉得“被发现”有这么重要。 在这个内容极度冗余的时代,问题不在于如何让用户发现内容,而是如何让他们在鱼龙混杂 的内容中发现对自己真正有价值的那一部分。

就个人来说,我喜欢的播客节目、乃至任何互联网产品,通常来自于这三个渠道: (a) 在我关注的领域内自己出现,并引起我的注意; (b) 我出于兴趣去主动搜索; (c) 身边有朋友亲自推荐; 这些“发现”的过程都由产品本身的特性、所能提供的服务和我个人的消费喜好决定。也就 是说,无论你如何优化“发现”的过程,当人们无法在产品中找到自己想要的内容时,一切 都是白费。所以,“内容”应该取代“渠道”,成为那些想要尽快突破瓶颈的媒体们的发力重点。

相似的探讨也出现在了上周 Infinite Dial 2017 的网络研讨会上:数据显示,55 岁以上的 播客用户比例较低,只占全美月活跃用户的 12%。这个结论出乎了很多人意料,正如 Edison Research 的 Tom Webster 指出,毕竟谈话类广播节目理应是这个年龄段群体的菜。由此, 他提出播客出品方应该加强对中老年群体的推广营销。(在我看来,这样的推演逻辑是站不住脚的,就拿 NPR(全国公共广播电台)举例,作为音 频内容界实力元老,NPR 就一直以吸引更多年轻用户为战略目标。)

当然,我也并没有一票否决 Webster 的意思,中老年群体的确是播客的重要受众,但我们 仍应该针对不同的用户群体开发出更多元的节目:为女性、不同肤色、不同年龄段、不同社 区甚至不同国籍的听众定制专属他们的节目。

(3) 注意力经济时代

还有一个有趣的结论在今年的报告里被再次证实:如果你喜欢播客,那么你一定非常非常喜欢!来看数据:

  • 用户平均每周会收听 5 档播客节目,其中又有一大半听了 3 档以上,每周收 听 6 档以 上的比例超过二成
  • 用户在播客上的平均订阅节目数为 6 档
  • 还有一个重要发现,85%的用户说他们倾向于将自己订阅的广播节目从头到 尾全部听完

不过,NPR 用户推广部高级主管 Izzi Smith 在 Twitter 上也表示,调研数据以听众自己上 报为主,最终的数字可能存在一定的“水分”。

为了避免主观问卷调查可能带来的误差,我们或许得将这份报告的结果同各家媒体的内部用 户数据做个比较。当然,这就是一件工作量极大的事情了,在这里我只列举两家媒体的反馈:

还有一些零散的小发现:

  • 播客的活跃用户中,男性居多
  • 人们还是更愿意在家中收听播客节目
  • 车载播客的发展仍然处于初期阶段


媒体巨头跨界涌入, 大平台间内容流转加剧。 先来看两则最近的播客行业新闻:

1. Google Play Music 旗下播客 City Soundtracks。Google Play Music 的原创播客节目 City Soundtracks 是一档音乐家的人物访谈,由资深音乐节目主持人 Hrishikesh Hirway主持,对嘉宾的艺术风格和音乐流派进行溯源式的探 究。该节目不仅可以在 Google Play Music 找到,其他应用商城(包括 iTunes,但不包括 Spotify)也同步上线。前三集已于本月发布。

2. WNYC 与 Spotify 的跨界握手。WNYC(纽约公共广播电台)近期宣布,将提前两周在 Spotify 上独家播映最新一季的 2 Dope Queens,播客和音频界的领军者之间建立起了一种更常态化的合作关系。

从以上两个例子中或许可以预见,未来的播客行业生态将会呈现出更多变化,平台相继崛起、 内容加速流转、跨界频繁牵手。毕竟,Spotify 给一个非音乐类的节目开放流量入口还是有 些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在精准服务音乐爱好者和开放生态之间,Spotify 这一次选择了后者, 效果如何,将是一个许多人拭目以待的问题。

除此之外,《纽约时报》最近推出了一档新的音频—The EP。该播客与《纽约时报杂志》 合作,在多方面有非凡表现:制式有点类似于电子音乐专辑,每个单集都短而精,节选了音 乐批评家们对歌曲的精彩点评等,在我看来非常新颖。

可以看出,尽管播客在美国早有良好的受众基础,在持续发展上却仍面临“动力不足”的问 题。当认清“受众认知”不是最大软肋之后,节目内容的精耕、渠道和入口效应的加强,就 成了竞争者们争取用户粘度的努力方向。毕竟,媒体巨头还在纷纷加入这场混战,播客行业 的巨大发展空间不容小觑。

A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story was published in 全媒派, Quan Mei Pai (Tencent Media Research under Tencent News).

POSTED     March 14, 2017, 10:22 a.m.
SEE MORE ON Mobile & Apps
SHARE THIS STORY
   
 
Join the 50,000 who get the freshest future-of-journalism news in our daily email.
In the arena: Ken Doctor is moving from “media analyst” to “media CEO” with Lookout, his plan for quality local news
Lookout doesn’t want its local news sites to be a supplement or alternative to the local daily. They aim to be the news source of record in their communities, outgunning their shrunken newsprint rivals from Day 1.
People who engage with false news are hyper-concerned about truth. But they think it’s being hidden.
“On Google, searching for ‘coronavirus facts’ gives you a full overview of official statistics and visualizations. That’s not the case for ‘coronavirus truth.'”
It continues to be very good to be The New York Times
It now makes more revenue from digital than from print and continues to add new subscribers at a record pace. But its brutal COVID-driven drop in advertising will be echoed all across the industry.